中青报客户端

返回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21年04月30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只要时间够长 喜剧会变得忧伤

听宋方金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聊喜剧那些事儿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乐 《青年参考》( 2021年04月30日   01 版)

    《忧伤的喜剧》 

    演讲嘉宾合影

    宋方金 本版图片由活动主办方提供

    灯光昏暗,偌大一个舞台,座位随意而疏离地四散着。

    一束强光打向舞台中央的话筒支架,嘉宾在光线的阴影中,面孔隐约可见,宛如候场的戏剧演员。

    台下不时发出一阵阵默契的爆笑,夹杂着叫好与尖叫。一场围绕“喜剧”的讨论,演出了一场舞台喜剧的效果。

    4月25日,北京鼓楼西剧场,“宋方金和他的朋友们”主题演讲暨《忧伤的喜剧:喜剧人实践笔记》新书发布会上,宋方金与影视监制、评论人谭飞,演员任重,畅销书作家李尚龙,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导演系副教授刘硕,编剧汪海林,脱口秀演员梁海源,以及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影视评论家毛尖,9位编剧、作家、脱口秀演员一起聊了聊喜剧的本质,喜剧的标准,以及喜剧的忧伤。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吗?喜剧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搞笑的就是喜剧吗?答案似乎并不简单。

    喜剧的魅力是什么

    “喜剧的本质不就是冒犯吗?有冒犯才好玩,我们首先要带着调侃和放松的心态去看待一场喜剧表演。”

    影视监制、评论人谭飞作为主持人,一出场就开门见山,在开场白中再现了现实生活中不断被宋方金冒犯的情景,但他从不介意被宋方金“用尽各种词语冒犯”,相反却“很喜欢他的语言风格”。因为谭飞从宋方金编排自己的段子里,发现了宋的才华。“这就是喜剧的魅力”。

    然而当前的喜剧创作环境,并不那么乐观,因为有人感觉到了“被冒犯”,脱口秀节目中一些演员和嘉宾的言论饱受争议,甚至引发骂战

    谭飞口中的“冒犯”,正是编剧汪海林对生活的荒腔走板的一种解构。汪海林在演讲中引用一句歌词,“我想唱一首歌,宽容这儿的一切,可是我的嗓子,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他无奈调侃道,“也许这就是表达的困境。”

    面对当下的影视环境与行业乱象,汪海林言语中充满了“冒犯”,引得现场观众心照不宣地欢呼与哄笑,他同时强调创作者应该承担责任,“早在70年前,戏剧舞台上就表现了‘原子时代失去理性的宇宙’(意指荒诞派戏剧)。戏剧总是比真相更早抵达,剧作家和诗人才是这个星球的精神统治者。”

    “喜剧是一种生活态度,我们不能活成一个工具人”

    《忧伤的喜剧:喜剧人实践笔记》一书作者刘开建初做编剧时,遭遇多次被退稿的打击,失落沮丧的日子里,他看了部长篇情景喜剧,本来糟糕的心情,瞬间被治愈。那段时间,刘开建把中外近年来的经典喜剧看了一遍,“正是这些优秀的喜剧,陪我度过了情绪低落的时刻,我由衷感谢这些作品,他们让我看到生活里的光”。

    看的喜剧多了,刘开建开始琢磨喜剧背后的原理,他希望在弄懂喜剧之后,自己也能创造出优秀的喜剧作品,“这样就可以用我的作品,给曾经像我这样疲惫的人,失落的人带去欢乐。”而这些对于喜剧的理解,正是《忧伤的喜剧:喜剧人实践笔记》一书的创作缘起与初衷。

    写书过程中,刘开建开始通过喜剧来思考人与生活的关系。什么样的喜剧才是有意思的?“有意思的喜剧中,应该有足够鲜活的人物,足够鲜活的事儿,而这一定不是标准化的,格式化的”。他坚信,喜剧是一种生活态度,把平淡的生活想办法过得不平淡,把没意思的人生想办法过得有意思。我们不能活成一个工具人,这样就“没有办法体会一个真正的人的高级乐趣”。

    用喜剧的态度面对生活,演员任重有着同样的感触,“无论是生活的舞台,还是戏剧舞台,无论当下有多么不堪,或多么慌乱,随着时间的推移,终将会把这一切串成一个个故事,这些故事结出来的,就是属于每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光辉岁月。”

    “喜剧甚至可以消解对死亡的恐惧”

    喜剧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作为制造快乐的脱口秀演员,梁海源一直在思考,“喜剧到底有什么作用,(喜剧)真的会带给大家欢笑吗?欢笑有那么重要吗?人生最重要的真的是开心吗?笑过之后,不是还要继续面对残酷的生活吗?“

    但后来有观众对他说,疫情期间被隔离的时候,一直在反复观看他们的脱口秀节目,这些节目带给他很多精神的力量。“我突然觉得我们(的工作)挺有意义,也许这就是喜剧为这个社会奉献的一点绵薄之力吧。”梁海源作为喜剧创作者,与观众获得的单纯的开心不同,他同时也要面对创作的痛苦,并调侃“喜剧里最悲的部分就是创作”。

    喜剧不仅带给人欢乐与力量,对于创作者本身,还消解了许多生活中的悲剧。梁海源以自己为例自嘲,生活中遇到不幸、倒霉的事情时,第一反应居然是开心,因为“又有创作素材了”。梁海源谈及两年前的一次被骗经历,他把经历写成段子放进了脱口秀中,后来这段防骗视频被不断转发到观众的家庭群,这让他觉得这也是喜剧的功德之一,“我只花了一点钱,却拯救了很多即将被骗的老年人。我相信我应该是被骗的人里,唯一感到沾沾自喜的人了”。

    喜剧的力量有多强大,梁海源直言“当我把经历写成段子分享给观众,我觉得这个事情在我的心里就过去了。观众的笑声就像粉碎机一样,把不好的事情粉碎在空气中,最后烟消云散”。而他的同事在一次飞机公差中遭遇气流颠簸,面对生命危险时,还在想怎么把这件事当成段子,分享给“后来人”。因此他强调说,喜剧的力量很强大,“甚至可以消解对死亡的恐惧”。

    “喜剧应该有标准吗?”

    宋方金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脱口秀应该有标准吗?如果有,它是什么样的?往大了说,喜剧应该有标准吗?如果有,它是什么样的?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一标准?”

    而这个问题也是梁海源一直憋在心底想问的,作为编剧,经常费尽心力帮嘉宾写了稿子,嘉宾却认为“不好笑”。

    对此宋方金坚持认为,喜剧虽然是搞笑的,但并不是所有搞笑的内容都是喜剧。喜剧的边界可以拓展,同时也要保持它的内核。他表示,喜剧本身是严肃的,从语言艺术的本质来讲,在所有标准之上,有一个永恒的标准,就是时间的检验。“时间不是我们的朋友,时间是我们的审判官。无论悲剧、喜剧,还是正剧,最高标准是能不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宋方金最后以一首诗朗诵结束了他的演讲,他在诗中写道:“只要时间够长/悲剧也会破涕为笑/只要时间够长/喜剧又会变得忧伤”。

莘莘学子赴远方
国办发文:职工医保可支付配偶、父母、子女就医费用
一所地方师范大学的“双创”教育实践
只要时间够长 喜剧会变得忧伤
女性创业崛起 女性创业更有优势?
过半受访者对人脸识别技术使用心存疑虑
返回
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