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任正非: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佬

青年时讯 2015-03-04 11:50

 

28年前,43岁的退役团级干部任正非和几个中年伙伴创立了华为。1992年,华为营业收入突破人民币1亿元。2003年,与国际电信通讯业巨头思科的一场诉讼纠纷,让世界开始意识到,原来,华为已经悄然成为思科心中最大的敌人。

华为的管理方法和企业风格屡屡被视为“经典教材”,神秘大佬任正非给予华为的基因,带领这家企业实现了从2万元到3000亿元的跨越。但在互联网浪潮下,如何吸引年轻人的加入和接受,或许将是华为面临的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

 

首次公开演讲

至少在过去的28年间,无论华为遭遇了什么,无论这家公司的管理能力和发展模式如何被拿来研究抑或是顶礼膜拜,任正非都只喜欢把自己关在一个颇有距离感的世界里,甚少跟外界交流。

但已经跻身世界顶尖科技公司之列的华为,正在遭遇内部管理优化和外部经济环境复杂多变的双重考验。或许,是时候来揭开华为的神秘面纱,拉近任正非这个神秘大佬与公众的距离。

1月22日,在达沃斯,开玩笑说自己是“被骗来”的华为CEO任正非,首开“金口”,公开畅谈自己对于创业、企业管理以及中国经济的看法。

有媒体就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如此低调,如此神秘?有的记者为了采访你,已经等到快退休了,他们说见你比见中国领导人还难。

任正非笑了,“我又不懂技术,不懂财务,不懂管理。我没有想象中那样什么都有,所以我认为既然什么都没有,最好别亮相。”

印象中,任正非前一次难得的接受媒体采访还要追溯到2014年的6月份。当时他主要从如何管理、接班人、危机感等多个领域谈及了自己的看法,例如优秀的管理人才不要自我膨胀;又如华为接班人问题,称“我的所有家人永远不会接这个班”。

半年之后的达沃斯论坛上,任正非在公开演讲中,就外界关心的华为企业性质问题、美国市场竞争问题和华为的发展问题都作了很坦诚的阐述。“我们有8万多股东,全是员工,没有一个非员工,我的股票最多,没有比我更大的了,但也只占公司的1.4%。”在任正非看来,尽管关于公司的性质外界一直存在很多误解,但只要华为坚持努力,身份最终也会被证明。

尽管在美市场一直遭遇“限制”,但任正非并不认为美国“对华为不好”。他认为,华为要融入世界,不断学习。“美国在电子信息技术上,过去是绝对的强势,而且未来几十年,美国还会是相对的有优势,华为这株小草不可能改变时代列车的轨道,但是我们在努力成长,当然我们也希望自己脱胎换骨,从小草变成小树苗。”

在谈及公司治理的问题时,任正非则透露,华为此前举办了一个“坦白从宽”活动,对于贪腐等内部问题,任正非认为华为的管理能力依旧有待提升。

   此前据外媒报道,美国监控丑闻的披露者斯诺登最新曝光的文件显示,中国通信厂商华为成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控对象。为此,华为曾作出回应谴责美国间谍机构“入侵和渗透公司内部网络、监视公司内部通信”的行为,一时激起中美间谍风波。

  

2万元到3000亿元的故事

任正非在这次难得一见的公开演讲中还提及了外界一直好奇的“华为的秘密”,但他认为,华为的秘密其实就是四个字:“努力工作”——看似朴实无华的四个字,或许包含了华为创立28年来的发展精髓,如何从一个贸易公司成长为全球最大的通讯设备商,与渗透到华为血液里的“军队文化”密不可分。

28年前,当任正非和几个中年伙伴选择在深圳创业的时候,他的身份就是退休的团级干部——这在军队系统中,是个不小的级别。但催生创业想法的因素却相当简单,在那个时候,他每个月只拿100多元的工资,但一般的工人却可以拿200多元。这让任正非无法去理解自己的价值所在。

故事就这么发生了。1987年,43岁的任正非和创业伙伴凑了2万元,创立了华为。创业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但此时,国内在程控交换机技术上基本是空白。任正非敏感地意识到了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并将华为的所有资金投入到这项技术的自我研发中。此后,华为研制出的C&C08交换机由于价格优势迅速占领市场。

但与国际电信巨头的竞争,华为无疑是以卵击石。这些盘踞在各大省市市场的国际巨头倚仗雄厚财力,大幅降价来“驱赶”华为。

任正非有着清晰的应对策略——华为先占领国际电信巨头没有能力深入的小型市场,步步为营,最后在大型市场取得市场份额。1992年,华为自主研发出交换机及设备,当时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等洋巨头把持着国内市场,但华为依靠这种策略迅速迎头赶上,通讯设备价格也直线下降。1996年,华为开始在全球依法炮制,分食欧美电信商的市场。

事实证明,这种策略不仅使华为避免了被国际电信巨头扼杀,更让华为获得了长足发展,培养了一支精良的营销队伍和一支优秀的研发团队,积累了与国际电信巨头对擂的资本。在此之后的1997年,一场持续5年的变革大幕开启,华为进入了全面学习西方经验、反思自身,提升内部管理的阶段。至1999年,华为员工达到15000人,销售额首次突破百亿,达120亿元。此外,华为先后在印度班加罗尔和美国达拉斯设立了研发中心。这一年,华为海外销售额仅0.53亿美元,但华为已经开始建立庞大的营销和服务网络。这意味着,华为要在国际市场大展拳脚了。

而此后与国际巨头思科的那一场著名的诉讼纠纷,终于让世界认识到,原来思科心中最大的敌人,已经是这家来自中国的企业。2014年,华为披露的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将近3000亿元,是2011年来增速最快的一年。这一年,华为还上榜汤森路透“2014年全球百强创新机构”,入列Interbrand“Top100”全球最具价值品牌第94名,成为首次上榜的中国品牌。

    2015年1月22日,瑞士达沃斯,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达沃斯论坛现场接受了BBC记者的采访,除了谈及公司治理和行业愿景外,还谈及了自身经历并回忆创业历程。在谈到美国市场对华为的审查时,任正非说,从来没觉得美国对我们不好,我们会以开放的胸怀面对一切问题。

  

多面的“独裁者”

在中国的企业家中,任正非是少有的另类:几乎不正面接受媒体采访,不参加颁奖活动,甚至连品牌推广活动都一一拒绝。但除低调之外,这位神秘大佬的“多面性”也为人津津乐道。

他的好友曾这样说:“自华为成立之日起,任正非就变成了一个怕死的人,华为就成为一个怕死的公司,‘活下来’成为华为最低,也是最高的战略目标。”但与此同时,任正非也是一个极其乐观的人,“他的危机意识常让自己坐立难安,但真正面临困境的时候却又无可救药的乐观”。任正非总是在春天的时候喊冬天,当真正遭逢危机时,他又能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但相比之下,任正非是不是“独裁者”却是关于他的争议最多的讨论。在员工的眼里,军人出身的任正非是不容他人非议的上级领导,他会当着外面的人训斥自己的下属,甚至在怒不可遏的时候用脚踢身边的人;但对于员工的爱护和利益分配时的大方,却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则众所周知的故事是,2012年,华为赚了154亿元,却大手笔拿出125亿元作为年终奖,15万华为员工人均年终奖可达8.33万元,这让外界大跌眼镜。

对于科技巨舰华为的未来来说,任正非给予这个企业的烙印正在显现泾渭分明的影响。在一些人看来,正是任正非这样极具谋略、极具权威性的领导方式让华为成为一家执行力强、管理严格、风格独特的企业,但也因此,在互联网世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或许越来越难接受这样的管理风格。

2000年左右,第一波互联网高潮的时候,华为高管李一男、黄耀旭等人选择离开华为去创业,这给当时的华为人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而如今,在选择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时,华为正在离这些年轻人越来越远。显然,单纯从待遇上来看华为并不比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逊色,但是更开放和自由的环境恐怕更适合这些个性张扬的“90后”。

这让纵横商场数十年的任正非也感到焦虑。对于这位70岁的老人来说,已经颇具“国际范”的华为如何吸引年轻人的加入,如何留住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精兵强将,或许已经是当务之急。

 

 

分享到:
封面话题
俞敏洪:留学教父的转身

从11月26日开始,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开始多了一个新角色——天使投资人。俞敏洪的新角色多少有些出乎外界的意料,但这却是这位“成功人士”多年来一直默默思考的问题。在俞敏洪看来,在自己渐渐“变老”的时候,是该做点什么,去参与年轻人的生活,从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全文>>]

朱云来:  旧时代与新角色

朱云来在其告别信中称:“作为中金公司的CEO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段时间,也是最高兴的一段时间。”他在中金公司筹划上市之际离开,为其“旧时代”画上了一个句点,但这位经常穿着老头鞋出现的投行巨腕未来将何去何从,也备受外界关注。[全文>>]

视野
中秋和国庆铁路旅客运输方案出台

近日,为做好中秋和国庆期间旅客运输工作,中国铁路总公司出台了2014年中秋小长假和国庆黄金周旅客运输工作方案。

[全文>>]

上铁资讯

上海铁路局端午小长假发送旅客647.8万[全文>>]

聚焦
解读公务员设职级晋升通道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于12月2日审议了《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决定在职务之外开辟职级晋升通道。那么,哪些公务员将受此“薪政”影响呢?

[全文>>]

旅游产品“白菜价” 看清条件再下单

冲动抢购低价产品时,消费者对产品很可能存在误读,因此下单前,一定要练就火眼金睛,剥离层层包装的营销炫词,看清产品的实际内容,辨明限定条件,预见潜在隐患,才能选到真正高性价比的产品。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