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那些向名校捐款的富豪们

青年时讯 徐学成 2014-10-28 13:59

 

9月8日豪掷3.5亿美元捐赠哈佛大学;9月18日又向南加州大学捐赠2000万美元,10天内连续两次大手笔捐赠,让恒隆集团和陈氏家族成为慈善界无可争议的焦点。陈氏家族旗下的晨兴基金会也因此声名大振,但早在上世纪90年代,陈氏家族就通过该组织作出多笔捐赠,涉及教育、科研以及文化等不同方向。

  

早在陈氏家族之前,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向哈佛大学提供的1500万美元捐赠却引起了极大争议,中国富豪为何喜欢捐助国外名校——成为外界议论的焦点。

以美国为例,常春藤盟校作为私立学校,虽然也接受美国政府的拨款扶持,但私人捐赠却是学术研究经费的主要来源。另一方面,对于富豪来说,因为巨额捐赠其子女常常可以获得名校的录取资格,富豪们也因此一圆家族的“名校梦”。因而,对于捐赠方和受赠方来说,这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富豪们何乐而不为?而对于中国名校来说,如何在财务透明、惩治腐败上下功夫,或许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香港恒隆地产董事长 陈乐宗
 

哈佛史上最大额的捐赠

如果不是那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3.5亿美元,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恒隆集团,不知道陈启宗和陈氏家族。

9月8日,陈启宗与恒隆集团非执行董事、其弟陈乐宗成立的晨兴基金会,向美国哈佛大学承诺捐赠3.5亿美元,用于支持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发展,这是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额最大的单笔捐赠。仅仅10天之后的9月18日,陈启宗与夫人陈孙伟之又向南加州大学承诺捐赠2000万美元,用作该校职能科学与职能治疗学部的长远发展基金,这一笔则是职能治疗领域内有史以来的首笔冠名捐赠,也是金额最高的单笔捐赠。

尽管在香港富豪的排名中,陈启宗和陈氏家族不及李嘉诚、李兆基等,但陈氏家族的捐赠传统却是别具一格。

陈启宗目前是上市公司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的董事长,其弟陈乐宗则是恒隆集团的非执行董事。在谈及对哈佛大学的巨额捐款时,陈启宗曾公开表示,“先父一直是教育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他希望以推动教育传世,也同时希望能够为减轻人类疾苦的医学研究提供支持。把他的名字与世界顶尖研究学府哈佛大学和专责改善人类健康的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挂钩,殊为恰当。”

陈启宗与陈乐宗一起发起的晨兴基金会,则早在上世纪90年代起就开始了在多个领域的捐赠。

早在1996年,晨兴基金会已经捐助在北京成立中国科学院晨兴数学中心,2年后开始资助三年一届的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在学术科研方面,晨兴基金会还曾协助安徽省黄山地区创立雅礼协会教学计划;资助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及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每年开办生命科学暑期课程。

此外,晨兴基金会还向中国五所重点大学持续捐赠了晨兴奖助学金,每年支持五百位家境困难但学业优秀的大学生。音乐文化方面,晨兴基金会创办了晨兴音乐桥计划,发掘及培育中国青年音乐家,以及促进国际间的音乐及文化交流。此外,坚持多年资助、保护和修复中国有历史价值的文化古迹。

在陈氏兄弟看来,对哈佛等名校的捐赠是“家族对父亲遗志的尊崇”。据了解,陈乐宗曾于1975年和1979年分别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取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其父陈曾熙在此期间曾到访哈佛。正因如此,接受陈氏家族的捐赠后,哈佛大学决定将学院易名为“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以表达对陈氏兄弟已故父亲的敬意。

在慈善事业上的慷慨,也凸显出陈氏家族特有的财富观念。据了解,陈氏家族一直保持“钱不传给后代”的传统,因此,家族内部几乎零纷争,这在香港几大富豪家族中也可谓独树一帜。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订“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

 

富豪热衷捐名校

富豪一直是社会慈善捐赠的主流人群,而对名校等教育机构的捐款曾历来是其主要捐赠对象。相关机构有过统计,1990年以来,中国大学累计接受校友捐赠金额高达91亿元;其中,在1999—2013中国富豪榜上榜富豪校友中,有200多名富豪企业家通过各种形式向其就读过的大学捐钱捐物,合计捐赠金额高达48亿多,已经成为中国大学校友捐赠的主力军。

在这些富豪校友中,不乏明星富豪的名字。例如,黄怒波累计向北京大学捐赠超过10亿元,裘国根向中国人民大学的捐赠也超过2亿元。

而在上述现象之外,一些中国富豪向国外名校的大手笔捐赠却引发了巨大争议,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即是案例之一。

今年7月,潘石屹和其妻子张欣向哈佛大学捐款1500万美元,成立“SOHO中国助学金”,此消息一经爆出,就打翻了国人的“醋坛子”。有媒体甚至以“潘石屹向哈佛捐款近亿元人民币,你怎么看”为题,专门进行了“民意调查”。其结果显示,舆论呈现两边倒的局势,一些受访者表示理解潘石屹的做法,中国高校应该对此事进行反思;而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潘石屹此举完全是“吃里扒外”,不顾及国人的感受。

有分析则指出,这说明公众的希望和富豪的选择之间存在矛盾。多数公众还是希望中国富豪能够把钱留在国内,捐给中国的公益组织,反哺社会,但实际情况却并不理想。看法的分歧,其实说明了“我国公众看法的一致性,即期待企业家们做好事、做实事。”

但与中国内地相比,香港却早已是向国外名校捐赠最为活跃的地区。根据《华尔街日报》对美国教育部数据的分析,从2007年1月至2013年11月,香港在美国大学收到的大额捐款的海外来源地中一直高居榜首。在此期间来自香港的捐款总额高达1.81亿美元,构成了美国大学收到的全球捐款总额的17%。排在第二和第三的是英国和加拿大,捐款总额分别为1.476亿美元和1.36亿美元。

在此期间,普林斯顿大学获香港捐款排第一,获赠6760万美元;排第二的是斯坦福大学,获赠3930万美元;排第三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赠2880万美元。哈佛大学排在第四,获赠1960万美元,但不包括陈乐宗的最新一笔捐款。除香港之外,美国大学的筹款人还将目光对准当今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中国大陆。尽管2007至2013年间,中国大陆在捐赠美国大学的排行榜中仅列第八位,但现在正被视作下一个主要的来源地。

 

中国名校为何被“抛弃”

对于富豪们为何热衷于捐赠外国名校,圆“家族名校梦”或许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以美国常春藤盟校为例,这些私立大学虽然也会得到美国政府在财政上的支持,但数额极其有限,与公立高校得到的巨额补贴相比更是微不足道。正因如此,接受捐赠成为这些名校学术科研经费的主要来源。而一些功成名就的毕业生也将捐赠视作为回馈母校的一种骄傲。

早在2009年,著名杂志《名利场》就有过统计,八大常春藤盟校接受的捐赠总额分别是:哈佛大学369亿美元,耶鲁大学229亿美元,普林斯顿大学163亿美元,哥伦比亚大学71.5亿美元,宾夕法尼亚大学63亿美元,康奈尔大学54亿美元,达特茅斯大学37亿美元,布朗大学28亿美元。其中哈佛大学的现金储备相当于当年越南整个国家的GDP,说“富可敌国”也并不为过。

在外界看来,捐赠名校,无论对于捐赠者和受赠者来说,都是“双赢”,捐赠也成为富豪们圆梦名校的一条捷径。据了解,哈佛有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如果可以给哈佛捐一座图书馆或者一幢教学楼,捐款人的子女无论高中表现如何,都可以被哈佛录取。而这条不成文的规定,也同样盛行于其他常春藤盟校。正因如此,引起极大争议的潘石屹捐赠哈佛就被一些人解读为给即将念大学的儿子“买”了一张价值1500万美金的哈佛门票。

而对于中国内地高校来说,为何频受富豪们的“冷落”,或许是值得深思的问题。在一些人看来,除捐赠国外名校可获得“入场券”之外,中国高校财政不透明,以及整个慈善界频发腐败事件是富豪们“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有相关报道显示,2012年以来,中国内地已经有29个名牌大学的高级管理人员因为涉嫌腐败被免职。

整个慈善界的腐败和混乱从陈启宗的遭遇中也可见一斑。在捐助哈佛之前,陈启宗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故宫博物院签署合作协议,修复建福宫,并由基金会负责修复资金和管理,故宫负责技术和施工,2005年12月31日前修复完毕归还予国家。2011年,修复后的建福宫被曝成为富豪们私人独享的顶级会所,去现场看过后的陈启宗难掩失望之情,他在一次采访中直言,“我认为实在是不合理。”

外界因此猜测,这就是陈启宗将3.5亿美元砸向哈佛而并未选择中国内地高校的原因。但无论其真实与否,中国高校乃至整个慈善界或许都到了该反省的时候。

就像陈启宗所言,内地学术腐败以及学术风气有待改善,学术不严谨,做不出世界一流的研究,这是其捐助哈佛的部分原因。此外,之所以选择公共卫生学院,是因为公共卫生领域是“影响整个人类话题,具有非凡的意义”。

分享到:
封面话题
那些向名校捐款的富豪们

9月8日豪掷3.5亿美元捐赠哈佛大学;9月18日又向南加州大学捐赠2000万美元,10天内连续两次大手笔捐赠,让恒隆集团和陈氏家族成为慈善界无可争议的焦点。[全文>>]

郭台铭言退:“独裁者”分权

由谁来接替“代工大王”郭台铭,执掌鸿海集团的帅印?近日,郭台铭在面对媒体时重提“联邦制”,意欲采取分权分利的方式交出鸿海集团的帅印,并表示“不论是儿子还是侄子侄女都不会接管”。[全文>>]

视野
中秋和国庆铁路旅客运输方案出台

近日,为做好中秋和国庆期间旅客运输工作,中国铁路总公司出台了2014年中秋小长假和国庆黄金周旅客运输工作方案。

[全文>>]

上铁资讯

上海铁路局端午小长假发送旅客647.8万[全文>>]

聚焦
央企高管降薪成定局 厘清身份是关键

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强调,要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这意味着,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调薪已经成为必然。[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