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走好香港政制发展的关键一步

青年时讯 2014-09-23 14:09

    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决定》),确定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可以普选产生。

 

    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决定,明确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原则和制度框架。《决定》明确,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在实行行政长官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照民主程序产生2至3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这既是一项重大法律决定,也是一项重大政治决断,体现了中央落实香港行政长官普选的坚定立场,有利于香港更好地凝聚社会共识、达成普选目标,走好香港政制发展的关键一步。

 

2017年落实普选代表着香港主流民意

    任何国家和地区实行普选,都是政治体制的重大变革,香港特别行政区也不例外。按照我国《宪法》的规定,对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包括政治体制,中央有决定权。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对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改,中央有决定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作出决定时,全面考虑了“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和《基本法》的有关规定,高度重视并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各界就行政长官普选问题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符合《基本法》和香港实际情况,是人大常委会履行《基本法》规定职责而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决定,决定内容合法、合情、合理。

    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也是香港回归以来最重大的政治问题,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决定有关行政长官普选制度核心问题的规定,充分考虑了香港的实际情况,兼顾了香港社会各阶层的利益,体现了均衡参与的原则;决定规定香港合资格选民人人有权直接参与选举行政长官,体现了选举权普及而平等的原则,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进步。可以说,2017年如期落实行政长官普选,体现着中央和特别行政区政府的一贯立场,也代表着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

 

行政长官普选需要守住底线

    一段时间以来,香港社会关于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争议激烈,表面上是制度之争、规则之争,实质上是政治问题。这个政治问题的核心就是:要不要遵守香港基本法,要不要坚持爱国爱港者治港的界线和标准。如果是制度规则之争,《香港基本法》已经订立了基本的制度和规则,应当不难达成一致。但现实情况却是,一些人要求在《基本法》之外另搞一套所谓的普选办法,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不是“真普选”,就不符合所谓的“国际标准”,有些人甚至为了一己之私骑劫香港民意,不惜破坏香港法治传统和社会秩序,损害香港同胞福祉和国家民族利益。其目的,就是要扮演搅局者和麻烦制造者的角色;其实质,无非是想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这是《基本法》的根本要求。守住这条底线,不只是为了国家安全和利益,从根本上讲,也是为了维护香港利益,维护广大香港同胞、投资者的根本利益。

    香港政制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关键阶段。落实普选行政长官后,香港特区所有合资格选民可以在香港历史上首次投出庄严一票,选出行政长官,领导香港社会、经济向前发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指引下,在爱国爱港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全面贯彻落实“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推动香港民主发展迈出历史性一步,这是中央政府的诚意所在,是全国人民的希望所在,更是香港社会的根本利益和主流民意所在。

 

观点                                                

 

珍惜香港普选机会

    这个决定来之不易,香港社会应该珍惜。西方人一直觉得中国不民主,当初中华民国成立时,袁世凯就曾请美国教授来做研究,是不是可以搞民主,结论是中国适合搞君主制。现在,中国的一个地区,终于开始大胆地进行普选尝试,这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我们不能光从香港来看,而要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看。

    香港从来没有离普选这么近,近在咫尺,一步之遥;但同时也要意识到,如果这次过不了,普选就远在天涯,可望而不可即。那不仅是香港的损失,也是中华民族的损失,不希望一些人不理性的抗争,导致普选远在天涯。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王振民

 

普选代表香港市民心声

    2005年在香港工作时,看到过一个广告: 一位70多岁的香港老人问,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普选?这代表了香港普通市民的心声,一人一票普选是香港社会的普遍利益。个别利益集团不能凌驾于全社会之上,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强世功

 

下阶段政改仍有讨论空间

    决定只是提供原则和框架,具体细节还要咨询来形成。比如说提委会来自四大界别,各界别的比例构成、人数不能动,但是司法界别内,界别分组是不是可以适当调整,选民基础是不是可以有所扩大,委员的产生办法是不是可以更加民主?可以讨论。又如提名过程,香港一般认为,推荐参选人、提名候选人是两个过程,推荐参选人,以什么比例来确定参选人出线?也可以讨论。这些都需要经香港本地法的修改来体现。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饶戈平

 

香港迈向普选意义重大首步须稳

    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的决定是一个十分稳妥、慎重的方案,是香港民主体制发展的一个有重大意义的阶段,但不是香港民主体制发展的终点。我很希望我们能够走过这个阶段,然后逐步按照香港的实际情况去发展民主。这种民主必须对香港有利,对香港保持繁荣安定有利,对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是有帮助的。我希望香港人不要觉得这是一个高门槛方案。迈向普选的第一步走稳了,大家对普选有了足够的经验,将来才可能跑起来。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

 

 

 

分享到:
封面话题
郭广昌:一个“渐悟者”缔造的财富帝国

腰缠万贯的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依然不满足,在今年收购葡萄牙保险集团之后,郭广昌梦想着有一天能掌管自己的伯克希尔,他同时梦想着离巴菲特更近一点。[全文>>]

郭台铭言退:“独裁者”分权

由谁来接替“代工大王”郭台铭,执掌鸿海集团的帅印?近日,郭台铭在面对媒体时重提“联邦制”,意欲采取分权分利的方式交出鸿海集团的帅印,并表示“不论是儿子还是侄子侄女都不会接管”。[全文>>]

视野
上铁资讯

上海铁路局端午小长假发送旅客647.8万[全文>>]

77.7%公众确认未来十年改革与自身息息相关

《公报》与《决定》中的哪些改革提法让公众印象深刻?未来10年,公众最关注哪些领域的改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手机腾讯网对16647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4%的受访者关注三中全会以及发布的《公报》与《决定》,69.2%的受访者看过《公报》、《决定》以及相关解析的新闻。受访者中,80后占36.9%,90后占29.8%,70后占18.8%。[全文>>]

聚焦
央企高管降薪成定局 厘清身份是关键

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等文件,同时强调,要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这意味着,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调薪已经成为必然。[全文>>]

公车改革狠刹“车轮上的腐败”

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公布了公车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此轮车改车补仍是关注焦点,而地方改革如何推进也为各方瞩目。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