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明星代言,有公证才能有真相

青年时讯 2014-09-23 14:02

    8月25日,《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草案规定,广告荐证者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未接受过的服务作证明。这意味着,如果草案通过,明星代言相关产品,必须自己先使用过,否则不得代言。如果明星做虚假广告,将承担法律责任。

 

    明星代言商品并创造商业价值的过程,由生产厂家、明星、消费者三方共同参与。生产厂家借助明星人气成功推销产品;消费者通过明星的介绍选择购买;而明星则以代言获取相应报酬,可谓各得其所。然而,本应三方受益的“明星代言”,或者因为明星缺乏对商品质量的鉴别能力,或者纯粹因为明星见利忘义,成了商家与明星联袂上演的一场戏。他们利用消费者对明星的信任谋取利益,而消费者则成了冤大头。有鉴于此,对名人虚假广告进行打击的舆论呼声不绝于耳。

   2014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指出明星代言虚假广告要承担责任。现在,《广告法》修订草案再次出手,将以法律形式规定,明星代言相关产品一定要先使用,然后才能有发言权,而且要实事求是进行代言。这意味着,今后明星为某一产品做广告时,再也不能满嘴跑火车,睁眼说瞎话,忽悠消费者了。否则,就要为自己的谎言承担责任。

   这样的规定好是好,如何监管却是一个难题。不可否认,一些明目张胆的虚假代言,明星们是断然不敢做了。譬如某人明明没有患上糖尿病,又怎么敢手举治疗糖尿病的药品,并向消费者进行推荐?某人最近明明没有生养小孩,又怎么敢手拿婴儿奶粉、婴儿护肤用品,告诉消费者营养全、效果好?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商品,明星到底用还是没用,用了效果怎样,外人很难知晓。如果某明星没有使用某一产品,或用了效果并不怎么样,却硬说自己用了,且感觉很好,有什么办法揭穿他们的谎言?毕竟,某一产品的使用效果,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人家大门一关,外人不可能知道里面的情况,你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如果对明星使用产品的情况无法有效监管,那“先使用后代言”的规定就难以执行,最终成为一纸空文。那怎么办呢?不妨借鉴“举证倒置”的做法,凡明星代言某一产品,一律由自己邀请公证机构,对自己使用该产品的情况进行视频取证,存档备查;如果涉及使用效果的,还应请权威机构进行对比鉴定,存档备查。如此一来,某些明星就很难混水摸鱼,偷偷撒谎了。

   要求第三方介入明星代言,监督产品是否使用、使用效果是否如实,或许会增加广告成本。但这点增加的成本,无论是对支付巨额广告费用的生产厂商,还是对收取代言费的明星,不过是九牛一毛。更何况,花这点钱挤干广告的水分,有机会吸引更多消费者,增强产品的信誉度,这样的投入绝对划得来。

   让明星们为“先使用后代言”自证,并不意味着监管者就可以轻松悠闲了。监管者仍须瞪大眼睛,盯紧各种明星代言的广告,细心寻找问题。同时,要加大抽查力度,对弄虚作假的明星和不负责任的公证机构,必须毫不手软地予以处罚。

 

观点                                                   

 

明星代言须承担责任

   普通人与生产商之间,对于产品的信息存在天然的不对称,明星代言广告,利用的是一种名人效应与从众心理。如果不规范或是执法不畅,那么久而久之,除了人们身心与经济上受损,这种虚假的氛围也会败坏社会道德与风气。

——《21世纪经济报道》评论员 祝乃娟

 

“广告荐证者”规定模糊,操作性存在问题

   本次修改引入了“广告荐证者”的概念,并对其行为规范和法律责任作出明确规定:广告荐证者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证明。加大荐证人的责任有利于规范明星代言的功利化取向,一定程度上遏止人格与个人荣誉过度“商品化”的现象。但是该如何鉴定广告荐证者是否使用过某一商品或服务呢?现实中明星为了代言临时使用一次算不算使用过呢?从这一角度来看,这个规定很容易规避,是没有约束力的规定,或者在执法上会存在很大难度和争议。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告系主任 蔡卫平

 

加强广告审查机关的执法力度是关键

   《广告法》修订草案规定广告代言人必须要使用过相关商品或接受过相关服务,是有利于打击充斥广告市场的虚假、垃圾广告,净化市场环境的。但是,过分强调明星的责任其实是忽略了广告审查机关在虚假广告产生过程中严重的不作为。想进一步规范广告市场,除了强调市场主体的自觉性外,加强广告审查机关的执法力度才是关键。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金牙大状律师团队首席律师 王思鲁

 

分享到:
封面话题
郭广昌:一个“渐悟者”缔造的财富帝国

腰缠万贯的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依然不满足,在今年收购葡萄牙保险集团之后,郭广昌梦想着有一天能掌管自己的伯克希尔,他同时梦想着离巴菲特更近一点。[全文>>]

郭台铭言退:“独裁者”分权

由谁来接替“代工大王”郭台铭,执掌鸿海集团的帅印?近日,郭台铭在面对媒体时重提“联邦制”,意欲采取分权分利的方式交出鸿海集团的帅印,并表示“不论是儿子还是侄子侄女都不会接管”。[全文>>]

视野
上铁资讯

上海铁路局端午小长假发送旅客647.8万[全文>>]

77.7%公众确认未来十年改革与自身息息相关

《公报》与《决定》中的哪些改革提法让公众印象深刻?未来10年,公众最关注哪些领域的改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手机腾讯网对16647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4%的受访者关注三中全会以及发布的《公报》与《决定》,69.2%的受访者看过《公报》、《决定》以及相关解析的新闻。受访者中,80后占36.9%,90后占29.8%,70后占18.8%。[全文>>]

聚焦
央企高管降薪成定局 厘清身份是关键

近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等文件,同时强调,要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这意味着,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调薪已经成为必然。[全文>>]

公车改革狠刹“车轮上的腐败”

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公布了公车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此轮车改车补仍是关注焦点,而地方改革如何推进也为各方瞩目。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