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申花迁滇事件的伪职业化真相

欲走还留,上高原是“逼宫”再现还是情愿如此?

青年时讯 2013-12-06 23:41

    “拓东体育场作为首选主场,昆明市体育场作为备选,海埂基地和红塔基地供他们训练也不是问题。包括球场修缮等问题都是小事,关键就等他们答应了。”

    面对近日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上海申花主场拟迁至云南昆明”一事,昆明市足管中心主任方亚林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确认了“希望申花将主场迁至昆明3年”且“确实有企业愿意赞助”等细节,并表示“我们非常欢迎申花,就看他们了”。

    迁到昆明的事,无可奉告。”而上海市足协秘书长隋国扬也在11月18日回应,“到目前为止,上海足协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上海申花主场迁往云南昆明的书面材料”且“事先也不知情,也是从网站上得知的消息”。但据方亚林透露,这样看似“襄王有意,神女犹豫”的一幕,却是“神女”主动“示好”的结果。

    主场搬迁至昆明有五成把握

    “已经两个月了,9月底双方就开始接触了。我们对这件事非常认真,10月中旬就向他们发出了接收函。”方亚林表示,大约2个月前,申花方面主动找到昆明市足协,谈及主场迁移一事,“他们能主动来就挺有诚意的,谈完后我认为他们仍有诚意。”所以,尽管面对“申花上高原动机不纯”的说法,方亚林也表示,“那是他们的事,我们仍然期待他们的到来。”

    “他们”的诚意,在2013年赛季开始前,安徽芜湖也曾感受过。周军曾表示,“当时申花确实有出走的计划,考虑过把主场迁到芜湖,但最终还是决定留在上海。”但与昆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同,申花和芜湖的“主场迁移”仅是“露水情缘”,事件本身的进展远没见诸报端的那么“确凿”。

    “我们和申花的关系很好,但谈的都是足协杯层面的问题,至于中超主场迁过来,也只是有个初步意向,没能深入去谈。”芜湖市体育局局长胡景东表示,2011年年底,申花把足协杯主场放到芜湖,让双方关系“很友好”,芜湖提出把申花中超主场迁过来,申花也表示“肯定”,但最终因“综合原因”而未能落实。但即便是这个早早就无疾而终的“意向”,也在当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申花要迁芜湖”传闻一出,上海市体育局马上就出面救市。上海市体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毓毅等7位相关领导,亲临申花康桥基地,慰问了俱乐部全体成员,且召开了长达3个多小时的见面会。当时媒体曾评价,“不找市场找市长,申花又回到需要政府输血的伪职业化路数上去了”。

    但在胡景东看来,那只是没赶上“俱乐部从一个城市迁到另一个城市,赛季前有提前申报时限”而留下的“遗憾”,对于申花主场迁滇,他十分乐观,“申花是上海的更是中国的,俱乐部寻求更好的生存环境,十分符合市场规律。足球就是要不断流动,在足球运动发达的上海成长起来的申花,对其他地区足球文化的提升很有帮助”。

    “对昆明足球市场大有裨益”,正是方亚林还在苦等申花回应的原因,但他也明白,此事成行自己只有5成把握,“上海人对申花有根深蒂固的情结,不排除俱乐部会有其他想法。但我们已经万事俱备,他们来,我们准备了一切赛事服务的平台,他们不来,我们还继续做青少年足球,一步一步慢慢来吧”。

    职业化不足成就“逼宫计”

    “主场迁到昆明不大可能,我觉得善于造势的朱骏就是想让媒体和球迷呼吁,把压力充分显露出来,引起上海方面的高度重视。”北京市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一语道破了申花“故技重施”的可能。

    2007年,朱骏通过增资扩股方式,以2000万元获得申花28.5%的股份,与其他五大国有企业组成申花六大股东。但一开始风生水起的申花却在近年遭遇财政危机,于是,每隔一段时间,申花总能以“欠薪”、“与外援打官司”、“迁主场”甚至“转卖”等话题引起人们的关注,以此作为与各层面利益体博弈的资本。

    朱骏曾表示,“无论从条律还是现状看,我们的职业联赛打上的都是伪职业化的标签。电视转播权、职业联赛相关经营权,这些与职业联赛相匹配的产业都应该下放给各俱乐部”。但当一切还处于“应该”阶段时,朱骏只能为俱乐部寻找存活的办法。“申花的困境也是中国职业俱乐部的困境。靠市场根本赚不了钱,因为职业联赛最大的收入来源——电视转播费几乎是零,有的还需要倒贴。俱乐部目前的职能就是广告公司。”在金汕看来,“朱骏很明白。”

    但无论申花如何折腾,每次出来说话的都是朱骏一人,五大股东似乎从未吱声。“中超俱乐部在搞军备竞赛,一年需要几个亿投资,但现在只靠朱骏一个单一股东投入,肯定不现实。”周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倒苦水,也借此证明了朱骏“势单力薄”。

    “申花的产权结构也许是商业秘密,但发生了多次纠纷还能立于不败之地,说明朱骏深谙中国足球的明规则和潜规则。不过,这次玩儿大发了,他对国际规则没吃透,赔偿德罗巴简直是给他釜底抽薪,可能把所有赚的钱都赔了回去。” ——在主场迁昆明的新闻爆出前一天,国际足联就德罗巴与上海申花之间的转会纠纷做出仲裁,判定上海申花败诉,申花将向德罗巴支付赔款1200万欧元。但中国足球职业化不足的现状,注定了俱乐部无法从市场中得到很多。有媒体爆出,申花每年入账,不过是大约100万元票房收入外加球衣广告赞助,以及400万元不到的联赛固定分红,总数也就在1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中超也有职业化成分,因此不能算伪职业化,只能算职业化不足,这是普遍现象。”难以消停的申花似乎成为集中体现中超“不职业”的典型,但金汕表示,申花远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很多俱乐部之所以能够绝处逢生或重打鼓另开张,就是因为中国市场太大,东方不亮西方亮。”

    但此次,申花的“逼宫”能否成功还很难说,毕竟债台高筑的申花不再是上海唯一的“孩子”,有3支中超俱乐部的上海,未必会继续“宠”着已经20岁的申花。在表达了对申花的肯定后,隋国扬也表示:“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发展是市场行为,上海足协向来尊重上海每家俱乐部的选择,只要符合职业足球的规律,我们都会给予职责范围内的帮助和服务。”

分享到:
封面话题
褚时健:当“烟草大王”遇到橙子

深秋时节,昔日“烟草大王”褚时健的“云冠”橙熟了。11月14日,联想旗下的佳沃集团、专门运营“褚橙”的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与本来生活网共同推出的“褚橙柳桃”组合装在淘宝网“聚划算”进行全国首发。柳传志说,能把“柳桃”配在“褚橙”的后头,“对我是很大的鼓励”。[全文>>]

任志强:“真人”不易做

他不是一个擅长客套的采访对象。没有握手寒暄,甚至没有目光交流,在我走进办公室的前几分钟里,他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始终歪头盯着电脑屏幕。他并不是中国最有钱或者最有名的企业家,但却是性格最鲜明的企业家之一。[全文>>]

视野
77.7%公众确认未来十年改革与自身息息相关

《公报》与《决定》中的哪些改革提法让公众印象深刻?未来10年,公众最关注哪些领域的改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手机腾讯网对16647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4%的受访者关注三中全会以及发布的《公报》与《决定》,69.2%的受访者看过《公报》、《决定》以及相关解析的新闻。受访者中,80后占36.9%,90后占29.8%,70后占18.8%。[全文>>]

以房养老,你怎么看?

近日,国务院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我国将试点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将房子抵押给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评估后获得一笔款项,由金融机构按月发放给抵押人用于养老直到其身故。[全文>>]

聚焦
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

《公报》近5000字,该怎么看?里面提到的改革重点是什么?有哪些改革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全文>>]

“中国式休假”成难负之重

今年以来,多个因“挪假”产生的“超级工作周”和“凌乱工作模式”让“中国式休假”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原本作为“福利”的小长假被指成为人们的难负之重。[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