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超人”李嘉诚的下一城

青年时讯 2013-11-01 17:30

 

    今年7月,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意欲出售百佳超市,但计划最终流产,不过据最新消息,李嘉诚的另一资产抛售项目——位于上海的写字楼项目“东方汇经中心”已经找到买家,并将以89.5亿港元(约合70亿元人民币)出售,李嘉诚将因此获利近37亿港元。

    近期以来,由于一边频频抛售内地及香港资产,一边在海外进行大笔投资收购,素有“超人”之称的李嘉诚遭遇外界对其“撤资”和“东退西进”的质疑,连地产大佬王石都在其微博上公开称“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

    这位时常以微笑示人,却极具商业头脑的商界“超人”到底在释放何种信号?外界对此看法不一,除上述质疑之外,一些投资界人士则认为李嘉诚的一系列动作其实仍然遵循着其多年以来“低买高卖”的策略,并非外界所定义的“撤离香港”。

    与此同时,最为外界关注的话题则是,起家于香港、近年努力拓展内地业务的李嘉诚家族的下一站到底归于何方,是否就此走向欧洲,且一去不复返?

    李嘉诚的“东退西进”

    这段时间的李嘉诚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让其身陷旋涡的并非是投资不力,而是“长和系”近期以来频频出现的“撤资”举动。

    今年7月21日,李嘉诚旗下的多元化全球性业务平台——和记黄埔公开消息称,正对旗下的百佳超市进行策略性评估,以期为股东带来最大利益。

    百佳超市在香港、澳门和华南地区拥有店铺总数345间,数据显示,其在2012年实现收益总额217亿港元,而据相关媒体报道,百佳超市在香港占据了近40%的市场份额。

    仅仅1个月后的8月24日,长江实业却再次计划出售其在上海开发的写字楼项目“东方汇经中心”。

    8月29日,上述两则消息还未让市场回过神来,长和系又宣布抛售其在广州的综合购物商场“西城都荟广场”。直至10月9日,长江实业再度将其在香港的嘉湖银座商场,以58.5亿港元的总价整体出售给置富产业信托。

    除上述动作之外,李嘉诚还计划对旗下的屈臣氏和香港电灯进行拆分上市,并拟出售港灯部分股权。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如若百佳超市、屈臣氏和香港电灯的拆分或出售计划如愿完成,李嘉诚可因此套现近1500亿港元。而此番动作之后,长和系在香港全资持有的项目或仅剩酒店资产、部分商场和地产项目。

    李嘉诚近年在内地的业务拓展也似乎放慢了脚步。据统计,2012年全年,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仅联手在上海拿下了一块总体量14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今年前8个月内,也仅拿下南京的1幅地块。

    此消彼长,与李嘉诚在内地及香港频频抛售资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嘉诚包括其两个儿子在内的李氏家族则开始了对海外的大举收购。

    长和系先后通过旗下公司收购了爱尔兰O2电讯业务、荷兰最大的废物转化能源公司AVR以及新西兰第二大废物管理公司Enviro Waste,仅今年上半年,李嘉诚就完成了总计249亿港元的四宗海外收购。

    除李嘉诚之外,其长子李泽钜似乎对海外投资也颇感兴趣,2011年,李泽钜就以24亿英镑买下了英国最大的自来水供应及污水处理公司之一Northum brian水务。2012年,李泽钜又继续斥资6.45亿英镑,收购了英国天然气公司威尔士和西部公用公司。

    通过一系列收购,李嘉诚家族已经成为英国基础设施资产的最大所有人之一,控制着英国约四分之一的电力分销市场、近30%的天然气供应市场,以及近7%的供水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李嘉诚在欧洲市场投入的资金已超过1500亿港元,并购的资产横跨基建、电讯、能源等业务。

    “低买高卖”的商业逻辑

    种种数据表明,内地和香港业务在李嘉诚的商业版图中渐渐失去了位置。根据长和系旗下公司披露的数据,2010年,和记黄埔内地业务所贡献的营业额占比为12%,贡献的税前利润高达28%,及至2012年,其内地业务所贡献的营业额占比降至11%,税前利润更是降到了19%。2012年香港业务所贡献的营业额占比,也由2010年的18%回落到16%,其所贡献的税前利润,更是由30%猛降到16%。

    而反观欧洲业务,早在2007年,和记黄埔旗下的欧洲业务只贡献了11%的税前利润,5年之后的2012年,这一比例则大幅增加到34%,其中英国境内的业务占比竟然高达23%。

    由此看来,外界对于李嘉诚“撤资”和“东退西进”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而据笔者了解到的情况,多年以来,由于发力拓展内地业务以及进行多笔海外收购,“李嘉诚撤离香港”的担忧其实一直萦绕在港人的心头,尽管李“超人”多次出面澄清,但每次露面,“是否要撤离香港”仍然是媒体最为关心的话题之一。

    内地开放个人赴香港自由行之后,虽然给香港本土的零售商家带来了可观利润,但随之而来的则是零售商铺租金及成本的大幅上涨,所以零售业务利润其实已经在压缩。

    数据表明,李嘉诚旗下百佳超市的毛利润仅为2%~3%,对于所涉业务繁杂的长和系来说,百佳超市其实早已形同鸡肋,李嘉诚抛售百佳,其实是迟早的事。

    反观内地,近年来李嘉诚在内地的投资多集中于房地产项目,众所周知的是,这几年内地房地产行业正遭遇宏观调控的“打击”,早已告别了高速增长期,而李嘉诚此次出售的位于上海和广州的两个项目,其投资回报率仅为个位数。

    上述投资界人士还表示,由于内地一些国企或者具备一定政府背景的民营企业涌入香港,势必会压缩香港本土企业的市场空间,李嘉诚减少在香港的业务投入,也是为了寻找更大的利润空间。

    相比之下,刚刚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洗礼的欧洲大陆,似乎被看作是蕴藏着广阔“钱景”的掘金之地。

    有分析认为,经历过金融海啸的欧美各国,由于市场风险已经得到释放,短期内再度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所以这些地方成为资产最好的“避风港”,李嘉诚近期加大对海外市场的投资,正是在抄底这一片价值洼地。

    上述评论不无根据,根据和记黄埔公布的中期业绩,受惠于英国配气网络WWU首次入账收益和欧洲电讯业务持续改善,和记黄埔实现纯利124亿港元,按年劲升23%。

    尽管对于李嘉诚“撤资”的质疑甚嚣尘上,但一些投资界人士则认为,李嘉诚的举动其实并不难理解,其遵循的仍然是“低买高卖”的商业逻辑,由于内地及香港的资产价值已经处于高位,且营商环境并未得到改善,而欧洲则正处在经济强劲复苏的起点上,李嘉诚“东退西进”无可厚非。

    “超人”的下一站

    有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或许能让人读懂李嘉诚。1815年6月18日的英法战争中,英军在滑铁卢打败了拿破仑指挥的法国军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情报员马不停蹄地跑回伦敦把胜利的消息告知了内森·罗斯柴尔德,但令人意外的是内森并没有大量买进英国公债,而是让交易员大量抛售英国公债。由于被大量抛售,英国公债的价格开始下跌,越跌则越有人跟随,几个小时后,英国公债的价格只剩下原价的百分之五,这个时候,内森才让交易员大量买进英国公债,随后他成了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

    作为叱咤风云数十载的商界领袖,“超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外界的神经,其不仅仅是作为外界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深层次的则是,李嘉诚的去向始终带有投资风向标的含义,跟随李嘉诚,就意味着正在走向投资获利的阳光大道上。

    “东退西进”的动作之下,李嘉诚的下一站到底走向何方?单从李嘉诚“诡异”的投资路线来看,或许难以找到答案。

    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李嘉诚就已经开始投资了很多欧洲业务。1990年前后,其子李泽钜收购了英国“兔子”电讯公司;1994年,和记黄埔又在英国创立了电讯公司Orange,该公司其后将业务拓展到澳大利亚、印度、以色列、泰国等市场。直到2000年,Orange才被李嘉诚以千亿港元的天价出售给德国电讯巨头曼内斯曼。

    除此之外,李嘉诚还曾在以色列创立Partner品牌并推出移动通信网,但李嘉诚却在2000年以高价出售多宗电讯业务,套现逾千亿港元,2009年甚至将经营培育长达12年的Partner的51.3%股权以13.81亿美元(约107.6亿港元)卖掉了。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两年后的2011年,当欧债危机肆虐之时,李嘉诚又仅花费1.25亿美元就将Partner“赎”了回来,这一“高卖低买”,让其净赚了98亿港元。

    除此之外,早在1997年,和记黄埔属下公司就标得巴拿马运河两端港口长达25年的管理权,2005年和记黄埔又投资10亿美元扩建巴拿马运河港口,到了2009年,中国已经是巴拿马港的最大客户。

    与在欧洲长达20余年的布局时间相比,李嘉诚进入内地仅10余年时间,如今已在大肆抛售内地资产。

    这是否说明李嘉诚就此情定欧洲?很多投资界人士并不这么认为。正如前文所述,在内地及香港资产处于高位之时,李嘉诚选择抛售,并抄底尚处金融海啸过后的欧洲,其实仍然遵循其一贯的投资策略。但“超人”比之一般商人的高明之处在于,其对经济周期所带来的商机有着无法企及的敏锐嗅觉。

    在学者看来,经济周期有着其内在规律,10年一次的经济危机几乎仍不可避免,一如此前欧债危机,以及中国所经历的经济低迷。经济危机好似“脓疮”,欧洲大陆选择的是“挤”掉脓疮,让其排毒,中国则由于4万亿投资平安度过。两种选择带来的不同结果则是,欧洲各大市场几乎已经完全排除了风险,正值价值低点却蕴藏机会,中国内地由于房地产市场泡沫以及地方债务危机,隐藏的市场风险一触即发,精明的李嘉诚选择欧洲,自有一番考量。

    但欧洲或许仅是李嘉诚的一个跳板而已,用分析人士的话说,李嘉诚正在等待中国市场的机会,一旦危机爆发,“毒素”被挤掉,彼时又将是其抄底中国市场的大好机会。

    资本无国籍,亦无国界,“超人”的触角伸向何方,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对于李嘉诚来说,资本在其手中,犹如棋子,棋术无定理,但自有其内在的商业逻辑。

分享到:
封面话题
王健林:中国新首富的世界版图

王健林从来不喜欢被列入富豪榜单,他说这份榜单相当于“杀猪榜”,但胡润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教父”级人物呢?[全文>>]

埃洛普向上 诺基亚向下

如果说诺基亚手机帝国的衰败是现代商业史上重要的一章,那么埃洛普绝对是诺基亚手机帝国土崩瓦解最重要的推手。滑稽的是,埃洛普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摇身一变成为更庞大的微软帝国的热门继任人。[全文>>]

视野
95.8%受访者期待官方民调不走过场

近日,湖南邵阳向老百姓发短信求好评并允诺说好话给补贴一事持续发酵。[全文>>]

37.6%受访者 赞同大学生将恋爱列入生活计划

开学季,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的一张迎新海报火了。这张海报中写道:“大学期间至少应该恋爱一次,无论成败。”其实,长久以来对于在大学里面该不该谈恋爱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过。[全文>>]

聚焦
中国社会捐赠总额连续两年下降
政府进一步退出劝募市场

2012年,我国社会捐赠总量(含我国接收国内外社会各界的款物捐赠)共计约817亿元,与2011年度相比,减少28亿元,同比减少3.31%。[全文>>]

巴沙尔应替叙利亚百姓想想

叙利亚人民却在内战中吃尽了苦头,丢了性命的有10万人,流离失所的有近200万人。内战一打便停不下来,到现在已持续两年半有余。西方国家也曾叫嚣对叙动武,但由于种种原因,巴沙尔才避免了灭顶之灾。[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