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玛歌酒庄:其实只是ARTISTIQUE

青年时讯 周辰Isabelle 2013-11-01 16:03

    英国葡萄酒与烈酒教育基金会认证高级品酒师,广州帝华名轩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从小师从名师学习艺术、书法,后攻读机械工程硕士学位,曾在投行从事企业上市、并购工作,现在却情倾葡萄酒。在外国生活的十几年间,走遍世界各地著名葡萄酒庄。

    一进玛歌酒庄,就看到粗壮高大的树木如卫兵般守卫在道路两旁,不愧是百年名庄的排场,气势十足。玛歌并不对外开放,同行是波尔多最大的红酒贸易公司老板的儿子,如不是CEO亲自帮忙安排,我提前两个星期才确定的酒庄之行恐怕就泡汤了。

    玛歌的酒窖古老而简陋。一瓶玛歌价值好几千甚至上万,却没特别的保安设施,还是用古老的木栓锁。一进酒窖,一丝凉意扑面而来,地上整齐存放着一排排崭新的橡木桶。这些桶都是玛歌的专业木匠制作的,是为存放新酒做准备的。不过,他们自产的橡木桶只占整体需求的20%。玛歌认为,想要使酒的味道呈现更复杂的组合,就需考虑到橡木桶对酒的影响——不同的木匠用不同工艺、将来自不同木材厂的木料做成的木桶,酿出来的酒会有微妙差异,而不同味道的酒混在一起,会有更复杂的香气。

    再往前走,就能看到一排来自不同批次、不同葡萄品种、不同橡木桶酿的酒。这些是去年的酒,在此等候着酿酒师品尝,然后决定最后成品酒里各种酒所占比例。一般来说,葡萄采摘后各自酿酒,然后再根据比例混合。不同的葡萄,每一批味道都不一样。如赤霞珠比较难成熟要气温很高阳光很充足,否则会有很多青草味。而梅乐葡萄皮相对薄,不需要太多日照与温度就能成熟, 在上半年很冷、日照较少的情况下,酿酒师会酌情把梅乐放多一点,赤霞珠少一点,具体比例则要调酒师品尝后决定。

    顺着古老的楼梯,走到酒窖的地下部分。只见一排排木桶中间鼓出来的那一圈桶体,都清一色地涂成紫红色,两端却是原本干净的橡木颜色。“其他名庄都没有这样的设计,这是什么讲究呢?”我问道,对方回的是简单一个字:“Artistique(法语,好看、有艺术感的意思)。”我愣了,以为是自己法语不过关。这可是世界闻名的一级酒庄!颜色搭配不是应该很有讲究、很有深意吗?

    对方看我很疑惑,就语重心长地说:“桶弄脏后非常难清洗,而中间脏得最严重,把这部分涂成紫红色,只清洗两端,不是很省事吗?!”原来伟大的庄园也有率性而为的举动,真让人觉得出乎意料。

    走进存放大发酵木桶的房间,感觉有着沉甸甸历史的厚重华丽——两边老旧的大木缸和典型的欧洲旧式顶灯。玛歌非常尊重传统,不会像很多其他的酒庄一样用方便的不锈钢桶,而把这些老木缸抛弃掉。仔细看,每个桶上摆放着一个铁棍,末端有条电线,顶端有貌似灯泡的小装置,原来是他们自己做的用来照明的工具。因为大木缸很深很黑,站在桶外面清洗内部的时候,把这个末端带有小钨丝灯泡的“铁棍”伸进去就能很好地照明了!

   走着走着,发现路边摆放着一个特别小的木桶,上书“第四个酒的酵母渣”。这原来是玛歌今年底或者明年要推出的副牌的副牌。该酒还在研发阶段,也是玛歌首次使用不锈钢桶发酵制作的——传统酒庄的第一次尝试,值得期待。

    大家形容玛歌的酒,是“带着天鹅绒手套的铁拳头”,入口柔滑,后劲十足,丰润饱满。按年份来说,2000年、2003年和2005年的出品都很棒但昂贵,2008年的喝起来还太年轻。若要性价比高的,1989年的可以考虑,这是颇受收藏家青睐的年份,而且现在喝刚刚好,该年份在国内没有像1982年那样被炒得厉害。若要投资期酒的话,每次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才是投资的最好时期。

分享到:
封面话题
王健林:中国新首富的世界版图

王健林从来不喜欢被列入富豪榜单,他说这份榜单相当于“杀猪榜”,但胡润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教父”级人物呢?[全文>>]

埃洛普向上 诺基亚向下

如果说诺基亚手机帝国的衰败是现代商业史上重要的一章,那么埃洛普绝对是诺基亚手机帝国土崩瓦解最重要的推手。滑稽的是,埃洛普非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摇身一变成为更庞大的微软帝国的热门继任人。[全文>>]

视野
95.8%受访者期待官方民调不走过场

近日,湖南邵阳向老百姓发短信求好评并允诺说好话给补贴一事持续发酵。[全文>>]

37.6%受访者 赞同大学生将恋爱列入生活计划

开学季,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的一张迎新海报火了。这张海报中写道:“大学期间至少应该恋爱一次,无论成败。”其实,长久以来对于在大学里面该不该谈恋爱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过。[全文>>]

聚焦
中国社会捐赠总额连续两年下降
政府进一步退出劝募市场

2012年,我国社会捐赠总量(含我国接收国内外社会各界的款物捐赠)共计约817亿元,与2011年度相比,减少28亿元,同比减少3.31%。[全文>>]

巴沙尔应替叙利亚百姓想想

叙利亚人民却在内战中吃尽了苦头,丢了性命的有10万人,流离失所的有近200万人。内战一打便停不下来,到现在已持续两年半有余。西方国家也曾叫嚣对叙动武,但由于种种原因,巴沙尔才避免了灭顶之灾。[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