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陈柱兵援藏期间向藏企索贿1500余万元,真令老伙伴们惊呆了!

一口吃个航母

青年时讯 王安 2013-09-17 18:37

    公款吃喝算不得什么,官员只有一个肚子,再大也吃不下个航母,连新晋小航母的孙杨的一条腿都吃不下。但往兜里揣,就是另一个境界了。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利用手中权力,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财物2400余万元。每天下馆子吃千元,够吃65年。

    陈柱兵的故事算不上奇葩。首先是手里有权,20109月,财政部联合工信部推出一个支持物联网发展的专项资金,政策自家定,说谁合格谁就是好孩子,给谁不给谁陈处长说了算;其次要安全,有中间人勾兑,原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卜凡金是评审专家,他出面找愿意给回扣的好孩子;接着就干活了,山东一电动工具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房某捧上30万元,于是陈处长一挥手就把这好孩子申报的资金额度提高到300万元。

    陈处长们的追求是逐步提高的。之后他们要求好孩子把回扣提高到20%,最多达40%。至于政策,除物联网专项资金,还有国家清洁生产示范项目补助资金、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转化资金等。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政策就是利器,政策在手如何不出刀割肉;跑步前进,跑部钱进,别看陈处长不过一县团级,往那儿跑性价比甚高。

    有一点不得不说,陈柱兵曾援藏,但其间却向藏企索贿,援藏结束后还继续从藏企捞油水,索贿总额达1500余万元。这与孔繁森同志相比,真令老伙伴们惊呆了。所以得出一条结论,清洁的空气并不能保证官员的廉洁。

    陈柱兵的故事很简明,也很血腥:陈处长用国家给的刀子,直接割百姓的肉,而这刀子本是百姓给的——百姓被自残了。

    而强生的故事稍显委婉。日前上海市高院对全国首例纵向垄断案终审宣判,强生(上海)公司和强生(中国)公司限制“最低转售价格”构成垄断,被判赔偿经销商53万元。

    这不仅是一个经济垄断案,其中还有商业贿赂犯罪。中国患者都知道,不论做彩超还是生化分析,不论装人工关节还是心脏支架,洋货比国货贵许多,而医生也乐于推荐洋货。强生之所以要硬玩垄断,明摆着是要消化这背后的商业贿赂成本。比如,一个进口人工关节3万元,回扣可达六七千元;一台韩国产三维多功能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卖给医院是160多万元,而给院长的回扣达30万元。

    强生母公司是美国企业,医院是公共服务机构,这似乎是市场经济,愿打愿挨,不像陈柱兵案那样由行政官员操刀,不那么逼老百姓自残。但现实仍然是,所有的成本都由百姓埋单,而吃肉的是供应商、渠道商、医院、医生和税收部门。

    除去陈柱兵的割肉和强生的委婉,另一种操作似乎是为人民服务的。去年葫芦岛市出台《招商引资引荐人奖励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称是为了调动各界招商引资积极性,建设经济强市。《办法》规定,招商引资引荐人,直接介绍或推荐最终促成合规项目落户葫芦岛市,投产经营且在葫芦岛市纳税的,单个项目引进固定资产投资额当年累计1000万美元以上的外资项目,或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省外内资项目,均按引进固定资产投资额的4‰奖励引荐人……

    这里有个亮点,“投产经营且在葫芦岛市纳税的”,似乎并非唯GDP是尊。顺此逻辑,谁受益,谁负担,《办法》规定,奖励资金由项目税收征缴所辖地财政部门承担,似乎是政府自我割肉给引荐人奖金。但实际上,仍是政府拿纳税人的钱付账,而这奖金本应用在纳税人身上。

    更重要的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动作失当,一些明显过剩的产能项目,如风电、钢铁、纺织等也在上马,开工之日就是亏损之时。甚至弄虚作假,垫税引资,反正是纳税人埋单。

    山东滨州航母度假村是个极端,当地政府投资1.2亿打造“城市标志”,却因经营不善变成水泥疙瘩。政府本想用纳税人的钱为人民服务,却没承想给纳税人背了个包袱,这与陈处长和强生,在有些方面造成了相同的结果,都是祸害百姓的财富。

    这回真的是吃航母了,算算1.2亿元够吃多少年?

    

 

分享到:
封面话题
梁建章与携程的“二次创业”

8月携程旅行网高调交出第二季度亮眼成绩单时,很多人才惊觉,梁建章已经低调回归,重新担任携程CEO一职大半年了。他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回来?梁建章引领携程的“二次创业”,能否给彼此的生命带来再度的鲜活和璀璨?[全文>>]

有马云的地方就有江湖

退隐帮派?或者是因为马云的心里怀着整个武林,说不定还有着一份觊觎盟主之位的不能说的秘密。[全文>>]

视野
2.7%中国人去过日本

根据调查,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占14.7%,去过日本的中国人仅有2.7%。身边认识中国人的日本人占20.3%,反之仅为3.3%。在被问到“提到对方国家时想到的东西”时(多选),日本人回答比例最高的为“中餐”,超过了中国人回答最多的“钓鱼岛”。[全文>>]

聚焦
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要为上海人民服务好。特别是我作为第一把手,如果不能严格地要求大家,我不来说话,谁来说话呢?我想应该提倡一种精神,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什么情面、关系也不要讲。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摘要[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