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态度ATTITUDE

“薛蛮子嫖娼事件”:共识应多于分歧

青年时讯 文_曹林 2013-09-10 23:48

    热衷参与慈善、投资和公共事务的网络名人薛蛮子因嫖娼被抓,让公众大跌眼镜。嫖娼、大V、整治等敏感字眼叠加在网上,让此事充满争议,于是公众在站队中形成了不同派别。

    有一种观点认为,薛蛮子嫖娼固然令人不齿,但政府部门此举显然带着杀鸡儆猴的“整人”性质,是通过严打薛蛮子来给其他常发表批评政府观点的微博名人敲警钟。我不太认同这种“整人论”,它不是用事实和论据推出一个结论,完全是根据自己的想象来编造一个事实。

    “整人论”的判断依据只是:薛蛮子嫖娼被抓发生在官方整治互联网乱象期间,而他又常在微博上发表和转发一些批评政府的言论。因为整薛蛮子对官方整治互联网有利,而薛蛮子又是官方所不喜欢的,根据“利害”去推理动机而不顾事实,是典型的阴谋论思维。事实只是,薛蛮子确实嫖娼了,而且在电视镜头前也亲口承认了,并没有事实证明此事有“整人”的性质。

    还有一种为薛蛮子辩护的论调是,这属于私生活,公权力不宜伸手。这种判断也是不讲事实和法律的,薛蛮子嫖娼并非简单的私生活不检点,而是违反了法律,在一个卖淫嫖娼没有合法化的国家,警方当然要依法查处此类行为,不能因为当事人是名人就可以姑息。

    另一种论调是,不要苛求名人,很多名人在私生活上都有污点,比如马丁·路德·金也有过嫖娼行为,这不影响其伟人形象,不能因为这些污点而否定他批评和监督政府的权利。这种逻辑更是捣糨糊,第一,薛蛮子跟马丁·路德·金恐怕还不能等量齐观。即使是马丁·路德·金,他也因为做了这样的事而降低了自己的道德形象;第二,批评政府是批评政府,没有剥夺其批评权,而嫖娼是嫖娼,这是两码事儿,被抓获了就要依法受到惩罚。

    在薛蛮子嫖娼这件事上,不必站队,不必标签化,对这件事的评论,共识应该多于分歧。事实和法律就是最基本的共识,不必纠缠于薛蛮子的身份。他嫖娼了,被抓了,被嘲讽在所难免。法律规定是,在中国做这样的事是违法的,无论是嫖娼,还是聚众淫乱,都会依法受到惩罚。

    我也不同意另外一种观点,就是将薛蛮子嫖娼跟其大V身份联系起来,拿这种行为来抹黑和贬低大V们,以此作为居高临下地批评一个群体的借口。薛蛮子嫖娼和淫乱的行为完全是个人行为,而且他在美国时还不是微博大V,跟此身份毫不相干,岂能借此教训大V?

    讨论问题,需要求同存异,而不是放大不同。求同的关键在于,尊重基本的共识,以基本的事实和逻辑为讨论的基础。其实,在薛蛮子嫖娼的问题上,公众的共识远远大于分歧:认同薛嫖娼的事实,认同这么干是违法的,应受惩罚。而一有整人的想象,一贴大V的标签,就没有共识只有纷争了。我们的互联网在很多问题上流行的是“求异不存同”,偏爱盯着分歧和不同而不愿承认共识,热衷于拿着放大镜寻找对方论点中让自己不舒服的细枝末节,所以就鸡飞狗跳口水横飞了。

分享到:
封面话题
梁建章与携程的“二次创业”

8月携程旅行网高调交出第二季度亮眼成绩单时,很多人才惊觉,梁建章已经低调回归,重新担任携程CEO一职大半年了。他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回来?梁建章引领携程的“二次创业”,能否给彼此的生命带来再度的鲜活和璀璨?[全文>>]

有马云的地方就有江湖

退隐帮派?或者是因为马云的心里怀着整个武林,说不定还有着一份觊觎盟主之位的不能说的秘密。[全文>>]

视野
2.7%中国人去过日本

根据调查,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占14.7%,去过日本的中国人仅有2.7%。身边认识中国人的日本人占20.3%,反之仅为3.3%。在被问到“提到对方国家时想到的东西”时(多选),日本人回答比例最高的为“中餐”,超过了中国人回答最多的“钓鱼岛”。[全文>>]

聚焦
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要为上海人民服务好。特别是我作为第一把手,如果不能严格地要求大家,我不来说话,谁来说话呢?我想应该提倡一种精神,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什么情面、关系也不要讲。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摘要[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