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有马云的地方就有江湖

青年时讯 文_高茗、龚海瀚(实习生) 2013-09-06 18:33

 

    5月10日,在“淘宝十周年”的晚会上,掌门人马云身着潮服演唱了豪情万丈的《我爱你中国》和《朋友》。

    随后,他发表演讲,回忆阿里巴巴创办之初的筚路蓝缕,并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职位。同时他呼吁阿里巴巴员工与他一起,从此除了工作以外,以完善中国的环境为己任,“让水清澈,让天空湛蓝,让粮食安全”。话到煽情处,他甚至如英雄谢幕般单膝下跪。

    一切,正如大侠退隐江湖般完美。

    但是,马云真的退隐江湖了吗?

    离马云宣布“退休”已经近三个月了。

    三个月来,戏剧性的是,他愈发频繁地出现在新闻头条版面,每一次出现都带给人们意想不到的重磅炸弹。

    就在马云卸任CEO职务的第二天,他旋即走马上任,接替著名经济学家胡祖六出任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中国主席。保护环境,他似乎真的愿意投注更多精力了。

    但这只是一场热身。

    5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银泰集团联合复星集团、富春集团、顺丰集团、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共同宣布,“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简称CSN)项目正式启动,合作各方共同组建的“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马云任董事长,阿里巴巴占51%的股份。

    正当大家都还没弄清楚“菜鸟”究竟唱的是哪出戏时,6月13日,由支付宝和天弘基金面向互联网用户打造的“碎片化理财神器”余额宝横空出世,上线6天,用户数突破100万。“马云意欲颠覆银行”的舆论又将马云置于尘嚣之上。

    但更大的新闻还在后面。

    7月23日,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阿里巴巴集团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正式启动在港上市程序,预期十月份挂牌,估值最高达1000亿美元(约7800亿港元),集资额最高为200亿美元(约1560亿港元),上市之后马云可能超越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

    “马帮主”宣布退隐后的这两个月,着实风波不断。也正因为这些风波,人们才清楚地意识到,“退隐”一说太过矫情——马云虽然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却至少兼任着三个董事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董事长、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除此之外,涉足文化产业,领军环境保护组织,宣扬太极文化……马云的眼界与兴趣点总是超越人们的想象。

    退隐帮派?或者是因为马云的心里怀着整个武林,说不定还有着一份觊觎盟主之位的不能说的秘密。

    退隐江湖?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有马云在的地方,就有江湖。所谓的“退隐”,都将变得“形而上”。

    “退休”一事,他筹划了9年

    即使只是象征性的“退休”,对于马云而言,也绝非一时兴起。

    按照马云自己的说法,为了辞任CEO,他计划了六年、实施了三年。“至2012年,我基本上在公司没待多少时间,团队让他们自己跑了一年,觉得不错,挺好。”

    所以,与其说马云“不负责任”地抛弃信任他的投资人归隐江湖,倒不如说,他已经布好了棋局。而对于马云这个“肉身”而言,在与不在,武林都会按照他布置的那样发展运行。卸任之前,马云做了许多细致的安排,其中包括管理架构调整,即一个新体系战略决策委员会,由董事局负责;一个管理执行委员会,由CEO负责。当然也包括业务架构调整。阿里业务分为阿里电商、小微金融、电商物流三大块,其中阿里电商分为25个业务单元,小微金融分为4个业务单元。

    而就在“淘宝十周年”晚会开幕前一小时,阿里巴巴还高调宣布收购高德地图,这也是马云卸任前对外宣布的一大重要决策。有分析称,收购高德,对于阿里巴巴集团意义不小。一是布局O2O,高德拥有大量位置信息和数据,与阿里巴巴拥有的商品商家和用户数据打通后,能推动O2O业务的发展;二是阿里巴巴“地网(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打通,让智能物流更智能;三是为阿里集团植入O2O概念,为阿里集团IPO铺路。

    至于公司管理,马云也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时骄傲地说:“在同级的互联网公司中,我们的管理应该算是全中国最好的,所以才会有今天。”

    他以业务架构调整为例,“中国有几家公司可以吃得消,每年换组织架构,从一家公司变成三家公司,变成七家公司,再变成二十五个分支机构。就凭这一条,我不知道中国有哪家公司可以在两三年内这样不断地转换,我们今天要拆个部门换个部门,可以在四十八小时内,从宣布到完成整个转换,这可不是一般公司吃得消的。”

    马云声称,自己把中国的“儒释道”管理思想和西方企业管理的法与理,融合到了一起。东方的智慧,西方的运作,让马云和他两万四千人的团队,有条不紊地走在“世界大市场”的最前端。

    熟悉马云的人会知道,太极拳是他的最大爱好。为了学好太极拳,他甚至专门去太极拳发源地河南陈家沟学艺。近年来他已经多次在台上公开表演,一手陈氏太极拳打得有板有眼。

    而太极的虚实之道,也被马云运用到阿里巴巴的战略规划中。“在太极里,我最欣赏的三个字是定、随、舍。定,是一种企业的战略定位与布局;随,是在发展中要因势利导;舍,则是更高的境界,要学会放弃。”

    你只看到将军的马上光鲜

    《道德经》云:“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马云喜欢钻研东方哲学,他也曾表示:“我只是觉得所有得到的东西,不是属于我的,是会还给这个社会的。没有做过将军的人,不知道将军的痛苦,你只看到将军骑在马上光鲜,但他内心的痛苦谁也不知道。”

    一路走来,作为开创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商业网站的创业者,马云的每一步举措几乎都伴随着或大或小的争议。

    除了最近两个月,2011年可能是马云在媒体面前最密集露面的一年。那是马云的本命年。他出现在了三次发布会中。第一次是因为中央电视台曝光淘宝出售假货,第二次是支付宝股权转移风波,第三次则是因为当时的淘宝商城修改规则遭到巨大反弹,引发“十月围城”……

    后来,在接受《时尚先生Esquire》专访时,马云承认,这也是他最为艰难的一年。尽管他认为这种艰难并不来自外部公众舆论对他的巨大怀疑,以及社会上对淘宝商城修改规则的巨大反弹力——而是人们攻击他个人、他的公司以及他的客户。

    2011年10月11日,数千名淘宝商城中小卖家因不满淘宝商城提高技术年费和保证金金额,通过恶意拍货、疯狂点击直通车等方式对商城大卖家进行攻击,淘宝商城陷入一片混乱。

    10月17日下午,马云召开发布会亲自出面致歉,对中小卖家做出让步,新规延期,并承诺追加投资18亿元,推出五项扶持措施,才最终稳定下了局面。

    但掌舵者马云,在这一年,背上了“过河拆桥”的罪名。这对于迷恋武侠小说、充满英雄情结与理想主义的马云而言,相信比少赚几亿元更让他难过。

    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留下了感性的独白:“看着家人的眼泪,听见同事们疲惫委屈的声音,心碎了,累了,真想放弃。心里无数次责问自己:我们为了什么?凭啥去承担这样的责任?也许商人赚了钱就该过舒适生活,或像别人一样移民,社会好坏和我们有啥关系?昨晚上网听见那批人高奏纳粹军歌,呼喊‘消灭一切,摧毁一切’伤害着无辜。亲,淘宝人!!”

    甚至有极端的反对者在香港公开为马云设立灵堂诅咒他,对他的同事亦如此。

    他面临的互联网环境也在发生变化。阿里巴巴上市公司的股价尽管一度逼近40港币,但随后在股市上的表现却一直不尽如人意。这让阿里巴巴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经常充斥着股东们对马云的抱怨……

    也就在这一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遍体鳞伤的“马帮主”得出了这样的人生体悟:“十年前我很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我开始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现在我只关心自己,越来越好。所以我说,关心好自己,每个人把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好,这世界就会好起来,别像奥巴马一样关心全世界。”

    这段话无论怎么听起来,都更像是“英雄负气”,也是一种自我排解。

    因为我们知道,理想主义者马云,侠梦仍在,他从来不是一个“独善其身”的人。

    因此,“伤疤好了”的今天,他早已忘了这些赌气话,而是如此诠释自己的“理想主义”:“我们对未来的中国的变革、对整个社会的发展的关注远远超过了我们要挣多少钱。从第一天到今天,我们没变过。直到今天为止,我们对自己挣多少钱的兴趣,远远不如因为社会的发展变化的兴趣来得大。”

    自称比比尔·盖茨更早退休的马云,就这样,难掩宏图地开启了“后马云时代”。

分享到:
封面话题
梁建章与携程的“二次创业”

8月携程旅行网高调交出第二季度亮眼成绩单时,很多人才惊觉,梁建章已经低调回归,重新担任携程CEO一职大半年了。他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回来?梁建章引领携程的“二次创业”,能否给彼此的生命带来再度的鲜活和璀璨?[全文>>]

有马云的地方就有江湖

退隐帮派?或者是因为马云的心里怀着整个武林,说不定还有着一份觊觎盟主之位的不能说的秘密。[全文>>]

视野
2.7%中国人去过日本

根据调查,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占14.7%,去过日本的中国人仅有2.7%。身边认识中国人的日本人占20.3%,反之仅为3.3%。在被问到“提到对方国家时想到的东西”时(多选),日本人回答比例最高的为“中餐”,超过了中国人回答最多的“钓鱼岛”。[全文>>]

聚焦
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要为上海人民服务好。特别是我作为第一把手,如果不能严格地要求大家,我不来说话,谁来说话呢?我想应该提倡一种精神,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什么情面、关系也不要讲。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摘要[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