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电商“江湖”争夺战

青年时讯 文_高茗、龚海瀚(实习生) 设计_Vita 图_资料图片 2013-09-06 18:24

   

    马云一直强调自己打造的不是“帝国”,而是“生态体系”。生态体系,其实指的是电子商务领域的三大基础设施:数据流、资金流、物流。换而言之,阿里集团打造的,是三个可以与万千企业共享的电商基础平台。

    当作为平台提供商的阿里集团真正做到“三剑合一”,便将成为真正独孤求败的“武林盟主”了。但是,“统一武林”,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物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挑战

菜鸟网络启动的中国智能骨干网项目对准的不仅仅是物流这一电商基础服务,而是将应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为B2B、B2C和C2C企业提供开放的服务平台,并联合网上信用体系、网上支付体系共同打造中国未来商业的三大基础设施。

参股菜鸟网络的各家快递公司存在大量重复建设的基础设施,且各家发展程度参差不齐,如何优化产能,克服标准化及解决四通一达的加盟商模式,对各加盟快递公司内部网络进行有效整合,这是影响菜鸟网络发展的问题之一。

而物流业极其依赖国家基础设施建设,且绕不开我国流通业的税费问题,无论菜鸟把仓库建得再好,对各加盟快递公司的内部整合做得再好,只要公路没建好、航线管制继续严格,庞杂与高昂的公路物流收费和罚款问题不解决,菜鸟3000亿的投资便撬动不了太大的局面。

再者,物流业属于落地行业,通过对信息系统、仓储、考核机制、快递员等多重环节的集中化管控来推动其高效运转,阿里巴巴赖以成长的互联网思维的核心是掌控客户、掌控数据,而将其他环节外包,难以普遍落地,马云对星辰急便投资的失利便是例证。

这是个宏大美好的计划,但想真正实现这个计划也会面临诸多问题,物流、商业地产、互联网、电商等任何一个环节受困,都将对整个智能骨干网项目产生不利影响。而多公司合资的背景也会带来合作上的摩擦,由于各方都在各自行业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一些跨界合作问题一旦不能很好解决,也将影响菜鸟网络的成长。另外,我们也期待“菜鸟”先飞,能否拿出创新性的盈利模式来。

    资金流

    阿里金融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尽管阿里金融一再被冠上“银行业”搅局者的称号,甚至在阿里宣布信贷业务即将面向阿里巴巴普通会员全面放开的时候,有人喊出了“颤抖吧,银行!”的口号,但阿里金融的未来走势还是存有诸多不确定的因素。

首先是政策因素,因为金融业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属于管制严格且准入门槛高的行业,而阿里金融现在游走在政策灰区,未来一切充满未知;其次是来自行业的阻力,余额宝上线后,证监会发言人就在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了余额宝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和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结算资金管理暂行规定的部分规定,业务或将暂停的表态。当阿里金融的对手变为体量数倍于自身的银行,靠自由市场状态下崛起的阿里巴巴能否战胜具有垄断性质且积累了几十年品牌、经验、信誉、人才的银行业,是观察者普遍的疑惑。最后,阿里金融的模式上毕竟缺乏成功的先例,摸着石头过河的做法导致现有产品并不成熟,在政策和专业上,以及未来更大更广泛业务模式都有待市场及时间的检验。

    数据流

    淘宝不再一家独大

2012年,淘宝和天猫加起来的销售额总和达到了1.1万亿人民币,淘宝网销售额的大小甚至会对全国GDP产生较大影响,也成为一个重要的关乎国计民生与促进内需的网站。它的成长,甚至可以极大地促进中国支柱产业的转型升级。

但是伴随京东、亚马逊、易迅的崛起,苏宁、国美砸重金做电商,乃至各个专营类购物网站的诞生,国内电子商务的局面不再是淘宝一家独大。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尽管淘宝销售额一直在增长,但市场份额却一直在下降。而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缺乏流量入口的阿里巴巴也将面临腾讯、百度以及360的围剿,尽管阿里巴巴试图通过收购新浪微博及高德地图等终端产品的股权来占据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入口,但目前观察者并没有看到阿里巴巴对这些产品的有效应用。而即将由微信5.0开启的移动支付时代的到来,也会对支付宝的市场份额进行大规模的蚕食。

分享到:
封面话题
梁建章与携程的“二次创业”

8月携程旅行网高调交出第二季度亮眼成绩单时,很多人才惊觉,梁建章已经低调回归,重新担任携程CEO一职大半年了。他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回来?梁建章引领携程的“二次创业”,能否给彼此的生命带来再度的鲜活和璀璨?[全文>>]

有马云的地方就有江湖

退隐帮派?或者是因为马云的心里怀着整个武林,说不定还有着一份觊觎盟主之位的不能说的秘密。[全文>>]

视野
2.7%中国人去过日本

根据调查,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占14.7%,去过日本的中国人仅有2.7%。身边认识中国人的日本人占20.3%,反之仅为3.3%。在被问到“提到对方国家时想到的东西”时(多选),日本人回答比例最高的为“中餐”,超过了中国人回答最多的“钓鱼岛”。[全文>>]

聚焦
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要为上海人民服务好。特别是我作为第一把手,如果不能严格地要求大家,我不来说话,谁来说话呢?我想应该提倡一种精神,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什么情面、关系也不要讲。我将来是什么下场,我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摘要[全文>>]